您的位置:首頁 >基金 >

興全基金近年踩雷不斷 凸顯投研能力危機

2019-09-02 10:26:12    來源:中國經濟網

近期,興全基金與神霧集團的糾紛讓其踩雷“16神霧債”一事浮出水面。判決書顯示,興全基金旗下的“興全-銀河金匯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此前持有1500萬元三年期“16神霧債”,但最后一期的利息及本金于2019年1月28日到期后至今未付,盡管法院判決以興全基金完勝而告終,但在神霧集團已經資不抵債以及實控人財產遭遇多家法院輪番凍結的情況下,能否最終順利追回欠款仍然存疑。

與此同時,近年來,在興全基金上到總經理、副總經理,下到基金經理接連離職的背景下,公司旗下多只公募基金也相繼踩雷金龍機電(2.970,0.04,1.37%)、黃河旋風(3.250,0.08,2.52%)、領益智造(7.790,-0.59,-7.04%)等個股,這也被市場認為是核心投研力量缺失造成的結果。

踩雷“16神霧債” 興全基金怒告神霧集團

近日,一紙民事判決書將興全基金踩雷“16神霧債”一事擺到了公眾面前。根據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興全基金此前通過其管理的“興全-銀河金匯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持有神霧集團在上交所發行的16神霧債,面值為1500萬元。

該債券于2016年1月27日發行,期限為3年,固定票面利率7.90%,每年付息一次,起息日為2016年1月28日,神霧集團實際控制人吳道洪提供全額無條件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根據判決書顯示,2017年1月28日和2018年1月28日,神霧集團如期支付了興全基金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利息,自2018年1月28日起的利息及全部本金,神霧集團至今未付,而該債券的最后兌付日為2019年1月28日。

隨即,興全基金向法院提起訴訟,訴訟請求包括:1、神霧集團向興全基金支付案涉債券的本金1500萬元及利息(以本金1500萬元為基數,自2018年1月18日起至實際清償日止,按年利率7.90%計算);2、神霧集團承擔興全基金的律師費和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費;3、吳道洪對上述訴訟請求承擔連帶清償責任;4、神霧集團、吳道洪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和保全費。

最終,法院于2018年8月27日發布判決書,依法判決神霧集團于判決生效之日起7日內支付興全基金債券本金1500萬元及利息(以1500萬元為基數,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實際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7.90%為標準計算);支付興全基金律師代理費12萬元、財產保全責任保險費3.75萬元;吳道洪對上述債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駁回興全基金等其他訴訟請求。

據悉,興全基金成立于2003年9月30日,股東為興業證券(6.150,0.08,1.32%)股份有限公司(51%)和全球人壽保險國際公司(49%)。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公募資產管理規模為2477.01億元,位居公募行業規模排名第18位。

?銀河金匯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國銀河(10.690,0.19,1.81%)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前身為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資產管理總部。2014年5月,公司經中國證監會批準,由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作為單一發起人正式成立,公司注冊資本為10億元人民幣。公司經營范圍為證券資產管理,具體包括單一資管業務、集合業務、專項業務以及QDII業務。

神霧集團已資不抵債 興全涉訴款項能否要回仍存疑

盡管由興全基金發起的此次訴訟完勝,但最終能否要回相關款項以及何時才能要回仍然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根據新京報報道,神霧集團由吳道洪于1996年創立,總部現在位于北京市,目前擁有11家控股子公司(含兩家中國A股上市公司神霧環保(2.280,-0.04,-1.72%)、神霧節能),員工近4000人。2018年以來,神霧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續性資金風波,多地項目陷入停工,部分員工離職。

神霧環保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神霧集團資產總計196.65億元,負債合計204.27億元,已被列入經營異常名單。

今年5月23日,神霧環保公告稱,北京證監局在《關于對吳道洪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中表示,2015年、2017年7月—2018年1月期間,神霧環保為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擔保,累計金額約10億元。

另外,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近期做出的一份執行裁定顯示,法院通過全國法院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和北京法院執行辦案系統對被執行人神霧集團和吳道洪的財產進行查詢,發現被執行人吳道洪名下有存款余額的銀行賬戶均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有存款余額(人民幣2086.7元)的互聯網銀行賬戶1個,被執行人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存款余額的銀行賬戶未被在先凍結的3個,顯示存款余額共計人民幣18萬余元,法院對上述賬戶予以輪候凍結、凍結。

此外,被執行人吳道洪名下有房產1套,但已被在先查封;被執行人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機動車26輛、被執行人吳道洪名下有機動車1輛,但均已被其他司法機關另案在先查封;被執行人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吳道洪名下沒有其他可供執行的不動產、證券、互聯網銀行存款和對外投資。被執行人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吳道洪提交《被執行人財產狀況表》,但表示表中所列財產均已被其他司法機關在先查封、凍結。

興全基金近年踩雷不斷 凸顯投研能力危機

其實此次踩雷“16神霧債”僅是興全基金諸多踩雷事件中的一例,根據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2017年金龍控股集團非公開發行4期共10億元可交換公司債券,該債券的持有人就包括興全基金,以及興全基金全資子公司上海興全睿眾資產,前者認購金額為6.04億元,是其中認購最多的機構,后者認購金額為0.05億元。興全系認購了金龍控股集團此次可交換公司債券的六成比例。

2018年3月后,金龍控股集團陷多起股權質押逾期違約債務,在相繼被司法凍結以及被券商強制平倉后,最終,金龍控股集團被建行樂清支行于2018年7月底向法院申請對其進行破產清算。

緊接著,當初認購金龍控股集團可交換公司債券的機構將債券換成其下屬上市公司金龍機電股票,并把金龍控股集團告上法庭,要求償還債券本金和相應利息(債券利息、逾期利息、復利)立即到期。

也是由于換股的原因,金龍機電2018年三季報顯示,興全基金旗下三只可交換債資管計劃持有該公司股份比例超過5%,由此導致興全基金被動舉牌金龍機電。根據金龍機電當時的公告,可交債換股價格為6.13元,這相當于興全基金等機構的持股成本,但金龍機電從2017年11月開始停牌,到2018年5月復牌后連續跌停,全年以2.89元收盤,進入到2019年,在上半年股價最高處于4.28元后,近期股價又重回3元以下。至今年二季度,興全基金三只可交換債資管計劃仍然持有金龍機電4015.84萬股,占其流通股比例5.087%。

最終,法院判決,由于此前金龍控股發行的四期可交債,已付了部分利息;興全基金等機構對部分可交債進行了換股,所以,浙江高院審理后判決,金龍控股向興全基金等機構償付其余所欠本息,金紹平(金龍控股董事長兼總經理)承擔連帶責任。

今年5月13日,張家港市警方公告,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及實控人鐘玉,因涉嫌挪用資金被公安部門刑拘。而早在2017年下半年,該股就持續下跌,并在此后的多個時間了出現股價閃崩,2018年6月1日康得新停牌,11月6日復牌后出現連續跌停,但2018年三季報顯示,包括興全社會責任在內的多只公募基金都重倉持有,其中,興全社會責任以2405.34萬股位居康得新第十大流通股東,但在接下來的2018年四季度興全社會責任就“消失了”,顯然,在康得新股價經歷大幅下跌后,興全社會責任在2018年四季度對其進行了大幅減持或清倉。從2018年全年看,興全社會責任的凈值跌幅高達32.49%。

2018年5月,黃河旋風曝雷,導致股價在二季度大跌48.93%。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興業基金有兩只產品重倉黃河旋風,興全趨勢投資混合LOF持股1957.83萬股,興全新視野混合持股1545.53萬股。三季度,該股股價繼續下跌19.35%,在此期間興全的兩只基金對該股進行了清倉。2018年全年,興全趨勢投資混合與興全新視野凈值分別下跌17.91%、18.60%。

2018年7月中旬,興全有機增長持有的領益智造公告逾11億元的預付款可能無法收回,此后股價在二季度、三季度連續大跌31.26%、38.73%。截至當年一季度末,興全有機增長持有領益智造4692.7萬股;二季度減持到4185萬股,三季度全部清倉。

興全有機增長從2017年四季度首次現身該股前十大流通股東行列,并位居第二大流通股股東,而此時正是領益智造股價的歷史高點,此后的2018年前三季度又正好是股價跌幅最大的時期,可見興全有機增長在領益智造上面的損失相當嚴重。2018年,興全有機增長全年凈值跌幅高達30.17%,排在2975同類基金的第2255位。

而2018年興全基金產品接連踩雷,也被市場解讀為與近年來多位投研核心人物的持續離開有關,比如2017年1月19日,公司原總經理楊東宣布“奔私”,此后,興全基金副總經理徐天舒、杜昌勇,明星基金經理陳揚帆、楊岳斌、鐘明等相繼離開。2018年3月份,興全基金副總經理、明星基金經理傅鵬博辭職;7月12日,績優基金經理吳圣濤宣布離職。

新浪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浪合作媒體,新浪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閱讀

聚宝盆计划软件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