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面對全球降息潮,我國央行將采取何種措施

2019-09-24 09:16:50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超級央行周”席卷全球。9月19日,美國、日本、英國、巴西、印尼、挪威、南非、瑞士等多國央行陸續公布了利率決議。

北京時間19日凌晨2點,美聯儲打頭陣,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25個基點至1.75%-2.00%,這也是美聯儲年內第二次降息,符合市場預期。

隨后,除挪威央行將基準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1.5%,為年內第三次加息外,其他主要央行均維持寬松立場。

為經濟加碼寬松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此次降息主要是為應對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低通脹壓力。美聯儲采取合適的行動來保證美國經濟擴張。鮑威爾強調,如果經濟出現下行風險,就可能需要更多降息。

嘉盛集團分析師黃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7月30日,美聯儲在實施了近10年來的首次降息后曾表示,美聯儲官員一致認為,此次降息不應被視為未來降息有‘預先設定的路線’,此舉被視為‘周期中期調整’。本周美聯儲弱降息,鑒于美國經濟總體健康,我們仍有理由認為這是美聯儲‘周期中期調整’,只是調整時間將拉得更久,力度更大而已。這是美聯儲對最新出現的全球緊張貿易局勢作出的回應。沒有理由因為美聯儲降息兩次,就認為美聯儲已經進入到降息周期。”

鮑威爾近日坦言,當前美聯儲面對的境況“無先例可循”,美聯儲內部對降息力度和降息時機分歧明顯。

美聯儲“點陣圖”顯示,所有的有投票權和沒有投票權的美聯儲決策官員中,有5人認為應該維持利率水平在之前的2%-2.25%區間不變,5人同意當前的降息行動,但認為年內無需繼續降息,另有7人認為年底前仍有必要進行年內第三次降息。

美聯儲宣布降息后,9月19日,多國央行緊隨其后,日本央行宣布維持基準利率在-0.1%不變,維持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在0%附近不變,維持資產購買不變。除了日本外,瑞士央行也宣布將主要政策利率維持在-0.75%,巴西央行將基準利率從6.50%下調50個基點至6.00%,超出市場預期的25個基點。

今年,全球已有超過30家央行宣布降息。國際清算銀行跟蹤全球38家央行動態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全球多家央行的累計降息幅度已經達到13.85個百分點。如果各家央行繼續保持當前的寬松步伐,未來12個月降息次數可能會達到58次左右,累計降息幅度為16個百分點。

全球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主要原因是各國經濟增速呈下降趨勢,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9月17日說,受投資疲軟、債券收益率低迷等多重不利因素影響,全球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

9月19日,經合組織發布最新預測,宣布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至2.9%,此前為3.2%;下調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至3.0%,此前為3.4%。經合組織指出,全球經濟擴張情況為金融危機以來最弱,預計英國在“無協議脫歐”情況下將進入經濟衰退期,貿易緊張態勢下全球增長仍然“低于正常水平”。

中國有寬松空間

面對全球降息潮,國內市場也有諸多討論,我國央行將采取何種措施?

8月,人民銀行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LPR的報價基準直接與中期借貸便利(MLF)掛鉤,貨幣政策價格工具也由過去的法定貸款基準利率轉變為MLF利率,市場關注的人民銀行是否降息的核心變為MLF利率是否下調。

9月19日美聯儲宣布降息后,我國央行未下調MLF利率或逆回購利率。公開市場操作方面,央行在9月19日開展了1700億元逆回購操作,其中重啟了14天期限逆回購操作;在9月20日開展了1200億元逆回購操作,兩次操作中逆回購中標利率均保持不變。

此前,MLF分別于9月9日到期1765億元、9月17日到期2650億元,央行要么以逆回購進行對沖,中標利率為2.55%,要么縮量續作2000億元1年期MLF,利率依舊為3.30%,市場預期的MLF利率下調均落空。

值得關注的是,從公式上看,LPR=MLF利率+加點,也就是說,不止MLF利率的變動,加點水平的變動也可以引起LPR變動,因此市場將目光聚焦在9月20日的LPR報價上。

9月20日,新版LPR第二次報價出爐:1年期品種報4.20%,較8月的4.25%下調了5個基點;5年期以上品種報4.85%,保持不變。

對于最新LPR的報價,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9月16日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8000億元長期、低成本資金的釋放已使銀行負債成本下降,令銀行報價點差部分縮減5個基點。但央行保持MLF利率和逆回購利率不變反映了央行對當前通脹壓力上升的顧慮。5年期以上LPR利率保持不變表明,在當前房地產市場調控背景下,監管層繼續通過穩定房貸利率來防范房價過快上漲風險。

不過,溫彬認為,四季度政策利率(MLF、TMLF)依然有調降的空間和必要。他分析,美聯儲年內兩次降息、全球央行紛紛降息并重啟寬松貨幣政策,為我國央行降息提供了空間。而且1年期貸款基準利率自2015年10月至今維持在4.35%未變,1年期MLF利率自2018年4月至今維持在3.3%未變,目前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工業生產、投資和消費增速放緩,因此,及時、適度調降政策利率,有利于通過LPR機制直接有效降低實體經濟部門融資成本,也有利于穩定和擴大內需,確保四季度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短期內不宜降息。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盡管降低實際利率是政策層一直強調的目標,但這一目標是長期的。當前新LPR機制僅實施了一個月,其應用還未得到廣泛落實。在短期內,降準之后很快降息,容易引起寬松預期疊加,不利于新機制的運行。”光大固收張旭團隊同樣表示,在大量銀行貸款暫未參考LPR的背景下,LPR不宜下降過快,以避免銀行在切換基準時賦予新貸款過高的初始上浮比例。在LPR報價利差尚未充分壓縮的背景下,MLF利率也不宜下調,這樣才能更好地達到運用市場化改革辦法推動降低貸款實際利率的目的。

有利人民幣匯率走穩

全球降息潮給人民幣匯率帶來什么影響?

9月20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報收7.0901,較上一交易日漲86個基點,一周內累計上漲19個基點。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2個基點,報7.0730,一周內累計調升116個基點。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國際金融系教授奚君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美聯儲降息對人民幣匯率能夠起到一定穩定作用。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也表示,本次美聯儲降息后至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結束,美元指數高頻波動而中樞穩定的運行特征預計將繼續緩解人民幣匯率的外部壓力,人民幣匯率有望回穩。

陶金分析稱,短期內人民幣或略微升值。長期來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還需看兩國經濟基本面和中美貿易形勢。“美國經濟在未來12個月進入衰退的概率在加大,但中國未來幾個季度的經濟表現也可能承壓。美國在近期釋放了延遲加征關稅的善意,當前貿易形勢較為緩和,但長期人民幣匯率的不確定性依然較大。”陶金進一步表示。

相關閱讀

聚宝盆计划软件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