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熱點推薦 >

“莆田系”家族企業要上科創板,口頭股權激勵承諾

2019-10-04 09:40:04    來源:界面新聞

“莆田系”陳氏家族企業美迪西兩年前沖刺創業板失敗后,近日科創板過會了。這家公司為生物醫藥臨床前綜合研發服務CRO,服務涵蓋醫藥臨床前新藥研究的全過程,與多家上市公司構成競爭關系。

似是為了擺脫家族企業印記,界面新聞記者發現,美迪西近兩年通過股權激勵的口頭承諾,引入了一眾高管人才。

曾沖創業板失敗

美迪西主營生物醫藥臨床前綜合研發服務CRO(合同研究組織,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為全球的醫藥企業和科研機構提供全方位的符合國內及國際申報標準的一站式新藥研發服務。公司服務涵蓋醫藥臨床前新藥研究的全過程,主要包括藥物發現、藥學研究及臨床前研究。

藥物發現研發服務項目包括蛋白靶標驗證、結構生物學、化學合成、化合物活性篩選及優化;藥學研究包括原料藥與制劑工藝研究、質量標準和穩定性研究;臨床前研究包括藥效學、藥代動力學、毒理學安全性評價研究等。據美迪西介紹,在臨床前階段,藥明康德(603259.SH)、康龍化成(300759.SZ)、昭衍新藥(603127.SH)、美迪西等主要臨床前CRO企業具備直接參與國際競爭的較強實力。

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7年,美迪西就有意步入資本市場,沖關創業板,不過最終美迪西終止了審查。

兩年后,在上交所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2019年第24次審議會議上,美迪西獲得通過。

來源:證監會網站來源:上交所網站

美迪西最引人注意之一,是美迪西“莆田系”陳氏家族企業的印記。

資料顯示,美迪西成立于2004年2月2日,注冊資本4650萬元,CHUN-LIN CHEN、陳金章、陳建煌直接或間接合計持有公司42.37%股份,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此三人簽有《一致行動協議》及其補充協議,約定在公司的經營管理及決策上一直保持一致行動關系)。

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來源:說明書

此外,從公司披露的信息來看,陳金章(董事長)、CHUN-LIN CHEN(董事、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美國美迪西、陳春來、林長青(董事)、陳國興(董事)、王國林(董事、董秘)及其控制的機構平臺、張宗保、陳建煌等股東及高管均是“莆田系”陳氏家族成員,相關人等牢牢控制著美迪西。

其中,CHUN-LIN CHEN曾用名陳春麟,為陳金章堂兄,陳春來之兄,王國林妻舅,現擔任上海藥理學會藥物代謝專業委員會委員、上海市浦東新區生物產業行業協會理事、中國藥理學會藥物代謝專業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同時還受聘為中國藥科大學生命科學院客座教授;陳金章2001年6月曾創辦南京長江醫院集團有限公司任董事長,除了上述CHUN-LIN CHEN堂弟、陳春來堂兄、陳國興之叔、林長青之岳叔父、張宗保之妻舅;陳建煌2005年5月曾創辦華夏時代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擔任執行董事,陳建煌還兼任福建莆田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另外,陳春來為陳金章之堂弟、CHUN-LIN CHEN之弟、王國林妻舅;林長青為陳金章之侄女婿、陳國興妹夫;王國林為CHUN-LIN CHEN妹夫,先后獲得“優秀共產黨員”、“優秀黨務工作者”、“福建省新長征突擊手”及“莆田市直第二屆十大杰出青年”等榮譽稱號;陳國興為陳金章之侄、林長青妻舅,兼任福建莆田電商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陳國興的父母也控制著一家莆田市漢國投資有限公司;張宗保為陳金章的妹夫。

說明書顯示,陳金章的身份證號碼350321196305******、陳建煌身份證號碼為350321196412******、陳春來身份證350321196411******、林長青身份證350302197109******、陳國興身份證350321197101******、王國林身份證350102197001******。公開信息顯示,“35”為福建,“03”為莆田市,由此可見上述諸位的出處。

除了美迪西外,陳金章還投資了南京長江醫院集團有限公司(77.6%)、蘇州同濟醫院有限公司(30%)、蘇州市崎佳實業有限公司(30%)、上海鑫璽源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60%)、上海首大投資管理有限公司(80%)、江蘇科威醫療發展有限公司(60%)、長沙長江醫院有限責任公司(45.5%)、仁品控股有限責任公司(25%)。

口頭股權激勵承諾

美迪西在上市之前,不乏引進高級人才,而其吸引人才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益承諾,不少還是口頭約定的方式。

如馬興泉,其在2018年8月加入美迪西,之前在睿智化學擔任化學部資深總監。加入公司的原因之一,是美迪西與馬興泉達成口頭約定:若公司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適時推出進一步的員工激勵計劃,馬興泉將有資格參與屆時的股權激勵計劃,相關股權激勵數量將參考公司2015年股權激勵計劃的原則,根據個人崗位、入職時間等因素綜合確定,股權激勵計劃的詳細約定按照屆時的情況另行約定,從而分享公司成長收益。

再如JIANGUOMA,其于2017年10月加入公司,之前在博騰股份(300363.SZ)任首席技術官。美迪西在其入職時與其達成口頭約定,若公司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適時推出進一步的員工激勵計劃,JIANGUO MA將有資格參與屆時的股權激勵計劃,股權激勵總金額不少于300萬元,股權激勵計劃的詳細約定按照屆時的情況另行約定,從而更好的分享公司成長收益。

這種情況不在少數,還有2017年6月加入公司,之前在軍事醫學科學院疾病預防控制所毒理學評價中心擔任主任的彭雙清,美迪西與之同樣有不少于300萬元的股權激勵口頭約定;之前在第二軍醫大學藥物安全性評價中心任副主任、2017年7月加入公司的張曉冬;2017年9月由上海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生物分析部執行主任職位上離職后,于2018年6月加入公司的BAOMINXIN等等,均有類似口頭約定。

另外,曾任職于葛蘭素史克、于2018年2月加入公司的任峰,也與美迪西有過員工激勵計劃的相關約定,約定股權激勵總金額不少于240萬元。

對此,美迪西還專門做了風險提示,“假設公司在未來實施股權激勵計劃,其他未明確約定激勵金額的人員按照不少于240萬元進行計算,若不考慮未來年度個人考核等考核指標要求及相關人員離職的前提下,假若激勵計劃要求上述相關人員保持任職3年或5年的情況下,上述人員進行激勵計劃將對公司未來年度單年利潤總額的影響金額分別不少于-520萬元/年和-312萬元/年。上述股權激勵計劃未來的實施,將增加公司未來主營業務成本或費用,從而降低公司未來利潤。”

這些口頭約定,如果實施則會增加公司的未來的成本,如果未能成功實施則可能導致公司未來管理人員的不穩定。

相關閱讀

聚宝盆计划软件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