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熱點推薦 >

《傲骨之戰》的行業敘事專業得多

2019-10-04 20:02:52    來源:文匯報

近期幾部熱劇頗有默契都聚焦職場。韓劇《迷霧》講述新聞女主播在職場與愛情中的撕裂沉浮;美劇《傲骨之戰》通過幾位女律師的故事折射美 國社會的“新常態”;日劇《Unnatural (非正常死亡)》 展現了熱血法醫勇敢追蹤“非自然”死亡背后的社會真相。

三部行業劇獲得的關注不小,評分也不低。正在播出的 《傲骨之戰》與剛剛完結的 《Unnatural》 分別得到了9.6和9.2的高分,就連爭議最大的《迷霧》 也曾一度飆到9分以上,雖然被指“爛尾”,目前評分也維持在七分以上。這樣的分數讓不少國產行業劇望塵莫及。

顯然,網絡評分并不足以成為比較與評價影視作品的標準,但這幾部大熱劇集的種種成敗之筆,還是為行業劇的發展提供了借鑒與參考。

■挖一挖新奇外表下的倫理困境與私人隱衷

“行業劇最重要的是展現一個行業的潛在倫理”,在最近召開的一次國產電視劇論壇中,一位編劇說出了目前國內行業劇普遍疲軟的癥結———華麗的職業套裝加上俊男靚女的情感糾葛,能撐起一部好看的都市情感劇,卻觸不到行業的地心。的確,一個高度發展的行業所產出的不止是救死扶傷、匡扶正義等社會實用價值,更有維系行業內部發展的精密倫理體系。當專業特定的體系與大眾刻板印象、日常共識,或者從業者的私人情感發生矛盾時,所釋放的戲劇沖突才是符合行業邏輯的。

《迷霧》 的崩盤與 《傲骨之戰》的成功,恰從正反面對行業倫理的重要性進行了例證。《迷霧》 中的女主角高慧蘭是某電視臺當家新聞女主播,她頭腦靈活、手腕強硬,在行業殘酷的森林法則中為自己殺出一條血路。只是,高慧蘭的職業身份一直被不職業的操作與撕裂的三觀“打臉”。為了逼走覬覦自己主播之位的后輩,她先是在直播時,用議程之外的問題故意刁難后輩,之后又在直播前五分鐘賭氣離開,威脅上司換掉后輩,這樣的操作看似霸氣,但極易釀成播出事故。也就是說,在私人恩怨與職業道德的選擇題中,高慧蘭果斷放棄了后者,這看似坐實了女主角強勢的職場形象,其實恰恰違背了最基本的行業倫理。之后,高慧蘭為自己的做法辯護———拼命保住主播之位,是為了“維護社會公正”的新聞初心,這無疑讓該劇的行業倫理意識進一步崩潰。

與之相比,《傲骨之戰》 的行業敘事專業得多。這在主人公的關系處理中就可見一斑。律師盧卡與戴安曾因為幾場官司中的對立立場針鋒相對,兩名女律師之間火藥味很重,但當律所合伙人資訊盧卡要不要聘用戴安時,盧卡卻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原因很簡單,專業性面前,個人情感靠邊站。更重要的是,劇中人物不會動不動扯出“理想”與“正義”的口號做大旗。當新人律師對正義的判斷產生疑惑時,經驗老到的戴安這樣回答她:我一度認定有罪的人,結果卻是無辜的;而我堅信是圣人的人,他們反而不是。這就是為什么你不能相信直覺,而是要多等,多聽,多觀察。

■透過行業之窗刷新觀眾對社會與人生的認知

對社會與人生的看法與觀察視角有關,不同的行業則為觀眾提供了切換視角、刷新認知的可能。能否抓住先天的視角優勢,亦是檢驗一部行業劇功力與格局的重要指標。

日劇 《Unnatural》 收獲的高口碑,就與其透過行業之窗,折射社會百態的格局有關。劇中以三澄美琴為中心的幾名法醫,自稱是“臟、累、危險、沒假期、規矩嚴、不化妝、不適合結婚”的人群,卻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與嚴謹判斷,揭開了一個個險些被掩埋的真相,牽扯出日本社會保障體系漏洞、性別歧視、校園霸凌等尖銳的社會問題。

一個案件中,一對老夫妻為了搞清楚兒子高野的死因前來委托。幾經波折后,法醫們發現,高野并非死于原來認定的缺血性心臟病,而是自中東地區的MERS病毒,更為可怕的是,死者在去世前曾因身體不適前往醫療機構體檢。消息公布之后,醫療機構中多名病患被查出感染,社會一度陷入恐慌,高野和他的家人更是成為了網絡暴力的對象。就在此時,三澄卻發現了高野的同居女友并未感染病毒這一疑點。進一步調查發現,在高野體檢的這家醫療機構此前已有不少人出現過類似感染癥狀。在對一具即將火化的尸體進行檢驗后,真相終于浮出水面:病毒因醫療機構的失誤泄漏,高野是在體檢時受到感染的受害者;而院長隱瞞了真相,并企圖轉移公眾視線……在這起一波三折的案件中,折射出編劇清晰的價值鏈———以專業精神鍥而不舍地追究真相,并維護公眾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除了復雜案例提供的觀賞性,《Unnatural》 也讓觀眾對法醫行業有了新的認識。在日本,80%的非自然死亡尸體都不會被解剖,法醫的社會地位與收入都不算高,卻對自己的行業認同感爆棚。在“面對死亡”卻“背負未來”的職業特性下,法醫這一職業人群的形象也鮮明生動起來。

相關閱讀

聚宝盆计划软件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