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股 >

如皋銀行公告IPO有序推進 原股東化身競標人增持?

2019-07-02 09:26:41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隨著復牌公告中“公司IPO事項有序推進”信號的出現,新三板掛牌公司江蘇如皋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銀行)的低價股權在公開拍賣市場被“搶貨”。

6月26日~27日,江蘇省如皋市人民法院將市場價標注為2320萬元的如皋銀行500萬股股權以1299.2萬元的起拍價置于阿里司法拍賣平臺進行二次拍賣。與6月上旬該股權首次被拍賣卻遭遇流拍形成鮮明反差的是,本次拍賣共吸引6名競拍者。經過3個多小時的“鏖戰”,一位許姓投資者最終以1683.2萬元、折合3.366元/股的最高出價成功拿下股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如皋銀行2018年初完成的一次非公開發行案中,有一位同名同姓者曾以4.14元/股的價格參與認購1100萬股。如果兩者為同一人,那么“繞道增持”的意味十分明顯。

一拍無人出價,二拍激烈競爭,僅僅時隔半月,為何市場對如皋銀行股權表現出了冰火兩重天的態度?

6名競標者爭奪500萬股

拍賣信息顯示,如皋銀行500萬股股權為被執行人南通華凱重工有限公司所持有。2019年6月8日10時起,如皋市人民法院在阿里司法拍賣平臺對該股權進行了第一次公開拍賣。

在第一次拍賣中,上述股權所設定的起拍價為1624萬元,相當于在拍賣信息中所標注的2320萬元市場價基礎上打了7折。雖然拍前有1人參與報名,但截至2019年6月9日10時,仍無人出價,最終流拍。

然而,時隔兩周,當這部分股權再度上架,以1299.2萬元的起拍價進入第二次拍賣程序時,市場熱度陡然躥升。在這次拍賣之前,共有65人設置提醒、8人報名競標。正式拍賣從6月26日上午10時開始,時限為48個小時。

拍賣首日,市場仍然保持靜寂,并沒有人出價。未曾想,6月27日早晨7點25分40秒,當拍賣還剩下最后不到5個小時的時候,突然有競拍者出現,報出了1299.2萬元的起拍價。短短8分鐘后,另一位競拍者出現,加價至1305.2萬元(此次拍賣規定每次加價幅度為6萬元)。隨后,又有4名競拍者陸續加入隊伍。

就這樣,先后出現的6名競拍者不斷出價,直到一名競買號為“D8663”的競買人于當日上午10點55分37秒以1683.2萬元的報價“力壓群雄”后,這場股權“爭奪戰”才落下帷幕。至此,整場拍賣已持續了3個多小時,競拍記錄達到63次。

原股東化身競標人增持?

資料顯示,如皋銀行前身為成立于1996年11月的江蘇省如皋市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初始注冊資本5億元,2010年12月改制為股份制商業銀行并更為現名。

2017年9月6日,如皋銀行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成為全國第二家、江蘇首家掛牌新三板的農村商業銀行,證券代碼是“871728,OC”。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該行資產規模為522.20億元。

掛牌后不久,如皋銀行便展開了資本動作。2018年初,該行完成了一輪發行數量為3.5億股的非公開定向發行,募得資金14.49億元,股本也由此升至10億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本次拍下如皋銀行500萬股股權的“D8663”是一位姓許的投資者(以下簡稱許某1)。而在如皋銀行披露的參與定增人員名單中,竟然也有一位與許某同名同姓的發行對象(以下簡稱許某2)。

回顧彼時的非公開定向發行,共有220名發行對象認購了如皋銀行股票,其中209名為在冊股東,11名為新增股東。在這11名新增股東中,有3家機構、8名自然人。

許某2正是上述8名自然人中的一位。披露信息顯示,作為一名新晉自然人股東,許某2以現金認購了1100萬股,認購數量排在11名新增股東中的第五位。

許某1與許某2是否就是同一人?是否是如皋銀行原股東在借由司法拍賣趁機增持?雖然這些疑問暫無從考證,但從兩次股票入手價格來看,此次的法拍拿價顯然更具成本優勢。

在非公開定向發行中,如皋銀行定增價為4.14元/股,這一價格與截至2017 年5月31日該行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每股凈資產一致。而在本次500萬股股權的拍賣中,成交價為折合每股3.366元,與2018年末該行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每股凈資產4.64元相比,差價約為1.3元。

換而言之,即使用當初4.14元/股的定增價購買這500萬股股票,需要出資2070萬元,而如今通過司法拍賣以1683.2萬元拿下,投資者可“節省”約387萬元。

仍在推進上市

若以新三板市場一度火熱的Pre-IPO投資邏輯看,正在謀劃上市的如皋銀行可算得上是一只Pre-IPO概念股。

就在掛牌新三板一年后,如皋銀行以一紙招標公告昭告了其欲向A股轉板的意圖。2018年9月10日,如皋銀行在官網發布關于招募IPO券商的招標公告。招標文件顯示,該行擬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A股)股票不超過3.28億股。招標公告發出三個月后,如皋銀行公告稱,江蘇證監局已出函確定該行輔導備案日為2018年12月17日,公司正在接受東方花旗證券有限公司的輔導。

在2018年年報中,如皋銀行還進一步透露了IPO上市項目的推進工作:報告期內,不但成立IPO項目工作組、制定工作計劃,完成上市調研和基礎性材料準備,還選定輔導券商、會計師事務所及律師事務所,并規范股權管理、調整會計核算、清查固定資產、強化公司治理。

經營方面,2018年,如皋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2.98億元,同比增長19.19%;實現凈利潤3.8億元,同比增長11.84%。截至2018年末,該行資產總計482.60億元,同比增長5.16%。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初招募IPO券商的招標公告中,如皋銀行曾明確提出,計劃工期是“2019年上半年完成股票發行申報工作”,但截至2019年6月30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證監會網站仍未查詢到如皋銀行的IPO申請材料。

而在此之前,如皋銀行股票在新三板市場停牌已有半年。自2018年12月19日起,如皋銀行股票暫停轉讓,原因是正在籌劃IPO事項,涉及向相關部門進行政策咨詢,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按照計劃,本應不晚于2019年3月18日復牌,但因IPO事項仍在籌劃中,如皋銀行復牌時間延期至不晚于2019年6月17日。

2019年6月17日起,如皋銀行終于恢復了股票轉讓。復牌公告顯示,如皋銀行董事會以及股東大會已分別于2019年1月25日、4月2日審議通過該行IPO的相關議案。如皋銀行在公告中表示:“截至目前,公司IPO事項有序推進,保薦機構會同其他各中介機構對公司IPO事項可行性進行了必要的盡職調查以及項目可行性論證。”

若順著時間線看,上述公告發布于2019年6月14日,而這一時間節點恰好是在第一次拍賣流拍之后,二次拍賣開始之前。

同花順軟件顯示,從6月17日恢復轉讓到6月28日收盤,在集合競價轉讓方式下,如皋銀行股票在10個交易日中的成交價均未低于3.60元/股,最高價為3.79元/股,總成交金額1993萬元,其中6月18日、19日、20日連續三個交易日的日成交金額超過了600萬元。

“隨著注冊制在科創板的落地以及監管層傳遞出積極信號,市場投資者對其他板塊放寬準入條件的想象空間在放大。”北京南山投資創始人周運南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在經歷了2018年IPO過會率下降、勸退率高企以及“IPO集郵”熱潮消退等低谷期后,目前市場投資者正在重燃Pre-IPO投資信心。在新三板市場,一些IPO概念企業正在重新受到資金的追捧,尤其是一些凈利潤超過5000萬、市值接近10億元的企業,被很多投資者視為科創板IPO概念股的優先投資標的。

相關閱讀

聚宝盆计划软件手机版app